上葡京

实业公司:又到端午

单位:实业公司作者:赵萍萍发布时间:2019-06-06 点击数:1402

又到一年端午节,看到满街售卖的红彤彤的香包,冒着热气的粽子,不由得想起小时候,在农村过端午节的情景。

小时候,还没到端午,母亲就早早叮咛哥哥,要记得割艾草。端午时节的艾草,一般都长得有多半米高了。哥哥领着我,沿着村外小道寻找艾草。发现叶片宽大、艾杆挺拔的艾草,我们就赶紧用镰刀从根部割下,等到攒的有一小捆了,用绳子捆好,哥哥背着,我拿着镰刀跟着,艾草的香味一路飘洒。

回到家,母亲把艾草梳理一下,分成几撮,让我们送给邻居们挂上。民谚早有“端午插艾”说法,母亲一边把整理好的艾条绑到门上,一边说,挂艾防病防虫,保一家平安。如今到了城里,儿时的感觉已经变淡,但是我仍会记得给家门口挂上几根。

端午临近,母亲便忙着开始做香包了。母亲找出碎布头,挑出鲜亮的红红绿绿的,绞出个大模样,然后包上买来的香草,缝合,收口,封口处用丝线扎紧,抽绑成皱褶,很好看。母亲做的香包,远不止这些,她根据孩子们的属相,做成蛇、狗、牛等,分给我们兄妹带上。因为我属蛇,母亲做的“蛇”格外精细。母亲把香草先缝成上面粗下面细的条状,然后找来绿色的缎子布头,就着缝成一样形状,然后把缝制好的香草芯装进去,这时,母亲用上了秘密武器—泡线(好像是废雷管里抽出来的,外面包一层塑料皮、芯子是铁丝样,稍硬,能起到定型作用)。拧成两股,在“蛇”封口时放进去。然后扭几扭,一个盘坐的“蛇”就好了。这时,母亲用黑线打个结缝个眼睛,“蛇”头剪个小口缝上两针,用一小缕红布,做个舌头,一个灵动可爱、憨态可掬的“蛇”就做好了。母亲还会缝制许多桃心样、元宝样的小香包,送给周围的孩子们带在手腕上、脖子上,辟邪、防蚊虫叮咬,孩子可喜欢了。

端午节最重要的是吃粽子。头一天一大早,母亲便开始张罗包粽子,糯米提前一天泡一晚,芦苇叶子也是我们拔回来挑宽大的提前洗好泡好,红红的大枣洗得干干净净。包的时候,我们围坐一起,看母亲包粽子。母亲先用两片苇叶上下铺平,抓住叶子根部转折成漏斗样,收住底,抓一把米放进去,压两颗枣,再填上一层米,然后翻折包紧,用细白线绑好,一个完美的粽子就包好了。我看着母亲灵巧的双手一会一个,也迫不及待的想试试,可是不是叶子摆不整齐就是米漏了下去,好不容易填上米了,叶子又缠不到一起,不等我翻折过来,粽子就开裂散了形。姐姐好不容易包起一个,也没了粽子的棱角。我们笨手笨脚的样子惹得母亲哈哈大笑。等到包满一锅,就开始上锅蒸。一般大火开锅后小火慢蒸,需要蒸一晚上,半夜母亲还要将锅里的粽子翻个个,保证上下受热均匀,只有这样蒸出来的粽子才软糯香甜。端午节的早晨,我们早早起来,拨开粽叶,白白胖胖的粽子掉进碗里,再撒点甜甜的白糖,吃在嘴里甜在心里,甭提多美了。

后来,我们兄妹陆续远离家乡在外求学、工作,就很少能和母亲一起缝香包吃粽子了。但每到端午,母亲都会打电话来,叮咛我别忘了吃粽子,让我的心头为之一暖,幼时的情景不由得又浮现眼前,成为心中最美好的回忆。